學習外家拳的八十後,融合六合八法/太極班中青學員,在水平如鏡的城門水塘主壩前拍攝大合照後,便浩浩蕩蕩由麥理浩徑第六段的入口處開始登山之旅。眼前是無窮無盡的樓梯,所以為了鍛鍊區學員,數個八十後的同學以人鏈形式抓著他的背包,要他負重,拾級而上。途中我們路經數個戰時遺留下來的戰壕,探頭而望,便可想像當年軍人打仗時的苦況,因為那些戰壕十分矮窄,如屈身前行或藏身於此都並不好受。源梯再上便豁然開朗,可從高處俯瞰城門水塘及其周邊風景。城門水塘的形狀較似一個大的凹凸不平的不規則圖案,並有一個高高的電塔座落於前。

續往前行是長長的下行山石路,這段路的主要光景是有三數堆像薰衣草般的紫色蘭花,且有一個非常涼快的休憩地方。稍事休息後,林師傅和八十後便急不及待地往另一個休息點進發,而太極班學員卻被涼風與花卉吸引,紛紛變成「龍友」,輪著拍沙龍照,不亦樂乎。慢步前行,中青學員又有更多的新發現,除了盛放的喇叭花、小雛菊、紅紅紫紫的花卉外,小溪旁亦有不同顏色的蜻蜓,紅色的,藍色的和黑色的,收獲不錯!直直的樹中有一棵下部份彎曲了,樹皮也皺得怪有趣。本想二人世界的劉教練伉儷,卻被一隻大猴子步步進逼,被迫折回和 和大夥兒一起,但原來牠只是來喝水!

不久後,我們便到達金山路上的「傻人樂園」涼亭與林師傅他們會合。此時猴子的數量越來越多,牠們在樹上「監視」著,有的休閒地捉蚤子、有的抱著小猴子、有的莊嚴肅穆地坐著,但我們卻不敢掉以輕心,一向謹慎的林學員帶了一條香蕉來也不敢取出來,其他需要吃水果或麵包的學員也是匆匆地吃,因為我們稍有舉動,那些看似休閒的猴子便會立即轉睛向我們張望。林師傅亦憶述當年在城門水塘準備燒烤時給四五十隻猴子圍著,並如何用燒烤义突圍而出的情境。

我們繼續旅途時,那些猴子也散去了。在一段很曬的石屎路上,卻有另一群猴子出現,我們紛紛聚攏在一起,若無其事往牠們側邊行過,一會後大家心情又放鬆下來並在瀑布前留影,看看小猴子蹦跳,討論猴子的毛色。當任學員從密實袋中取相機拍攝一隻毛色較淺的「美猴子」時,那美猴子一看見袋,眼睛就瞪著了。雖則如此,陳學員卻仍然我行我素地、悠然自得地在背囊中取出一個橙,慢慢地剝橙皮。據目擊的黎、林教練及應師傅的綜合憶述,那猴子見到橙後,不理會它與陳學員中間正有一輪車子駛過,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跑向陳學員跟前往上跳。而陳學員四週的學員們無不嚇得目瞪口呆,並第一時間散開!而那輪車子也慢駛下來看個究竟,猴子連環兩下便跳上陳學員的手臂,並飛快地連環揮爪,試圖強奪他手中的橙,而陳學員亦不敢怠慢,馬上使出看家洪拳招式,拍拍兩下暫時阻止了牠的攻勢,並使那猴子失去重心倒地,但牠竟鍥而不捨,如飛將一般再次撲上!這時劉教練震目叱喝,要陳學員拋下那橙,他即時像拋手榴彈一樣把橙拋出,最後那猴子如願以償地拾去那橙,在路邊欄上滿心歡喜地慢慢品嚐。看見猴子衝出馬路的一瞬,不禁令人想起「人為財死,鳥為飼亡」….

經過這扣人心絃的一幕後,很快便到達了石梨貝水塘的大壩上,遠看它的左面像半月,近看右面蜿蜒似英文字「S」,而且有地方會像泉眼般噴水。雖然這段城門水塘至石梨貝水塘已走過,但今次卻在平淡中加插了驚喜事件。

Tagged with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