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渭汶  攝影:仇學員

仇學員推介的西貢西灣至赤徑行山建議吸引了共27名學員支持, 卻因該處進出之車輛需申請禁區紙而苦惱於交通安排, 故未能於12月前出發。 幸得鍥而不捨的仇學員聯絡上西灣該處「已有禁區紙」的村巴公司願意到香港/九龍接送我們, 但近期氣溫常突然驟降,故我們也是在搏一搏的心態下決定在2011年1月2日出發, 變成新年行大運。

港島區的學員於早上9:00已準時出發, 如經西隧要額外收200元, 固今次改經紅隧到南昌接九龍及新界區之學員, 9:30am左右經一條較少人熟識之鷹巢山隧道由南昌到大圍, 沿途到馬鞍山, 經西沙公路前往, 奇怪地我們需要在西貢某山頂上再轉另一小巴。  其實大家一上車就發現我們坐的小巴是學童小巴, 坐位特別細, 所以十分迫, 羅教練整程車是「半邊人」坐無影椅的, 十分可憐, 所以一轉較大的小巴後, 異常興奮, 因可一人坐兩個坐位!

這樣輾轉下, 差不多於早上 10:30才到達, 所以大家十分需要到第一個景點-洗手間。  很可惜該處是只有一格的移動型洗手間, 故前座學員排隊, 後座學員飛也似的出發, 向著西灣亭的士多進發。故未能先拍一張大合照已經要分道揚鑣了。 一起步便頓覺空氣瀰漫著清香, 心情好不舒暢, 今天天陰, 所以不冷, 但景色變得沒那麼吸引。  遠眺萬宜水庫, 只見水庫只是半滿。 筆者本想除去厚厚的羽絨, 卻不知怎的絲巾絞進拉鏈中,自己不能弄出來, 心中思索著應找最溫柔還是最有力的朋友幫忙? 讀者們覺得呢?   終於是有力的劉教練成功幫筆者解決了問題。 很快便要上斜及不停下斜, 一半樓梯, 一半斜路, 膝蓋今回可真慘了! 巔坡一輪後終於見到一縷烟消失了的學員在士多等我們, 他們說老闆很會做生意, 說他的廁所很好, 所以他們二話不說就每人各付六元吃薑汁豆腐花兼去洗手間。 其後的士多也積極推銷豆腐花,  愈往前走愈平, 五元、三元, 可惜已經再不能吸引我們了,因為我們被水清沙幼的西灣所吸引, 紛紛走到沙灘的岩石上欣賞海浪, 擺姿劫, 拍, 吃東西的各自各精彩。  今天的浪很急, 很有氣勢。 短短海灘之旅的盡頭是上山路段, 因遊人太多, 在上山「入口」處是需要排隊的, 其他行山人仕笑說香港那裏都要排隊的。 另一些人仕和應: 《好呀, 我們有禮貌嘛! 》在此同時, 身手敏捷的高個子蔡學員,林及羅教練已另走捷徑,在山側的石堆跳、跳、跳的走在我們前頭了。 此時正當手電轉到漫遊服務時, 殿後的劉教練的手機突然嚮起, 譚及瑞芳學員說等了我們很久也見不到我們, 但也說不清她們到底在哪兒。 不妙, 不妙, 會否在分叉路口時走了到浪茄呢?  素有義氣的劉教練及手握地圖的仇學員立即折返找她們, 並相約我們在下一站鹹田灣士多集合。 此時前面的學員已渺無人踪了, 故應師父加快步伐, 希望能與他們會合, 告知需要減慢步伐。 殊不料這是不停上山的路段, 視線範圍很短, 各人因步幅及體力有所差異而相距甚遠, 有些學員整段路也只是孤身前行, 前後看不見同伴也不敢稍事休息, 只好默默地前行至汗流浹背。 終於是一直下山的路段, 景觀較闊, 可同相距甚遠的學員遙距揮手。 劉太看見唐學員在鹹田灣海灘上寧靜地看海的表情, 猛有感覺, 立即拍下其倩影。

在此海灘上最有特色的是「淨橋」, 對某些人來說是十分好玩的, 對另一些人來說卻是心慌慌、腳震震的。 過「淨橋」後是海風士多,在這裹碰到所有前行的學員。 因要等不知去向的學員, 大家一邊高談闊論著學員究竟是如何會走失, 一邊細嚐午饍。  夫妻檔享受著行山人民至愛的餐蛋麵, 其他學員享受著自擕食物。  筆者有不少發現, 如羅教練是四個一式一樣的漢堡包; 林教練是一大盒高纖果汁, 一半作早餐, 一半作午餐; 蔡太為蔡學員左想右想下弄的熱呼呼及溫馨的蕃薯; 林師傅首次弄的三色米飯團, 配芳學員的重量級黏飯; James父女的三文治; 莊及唐學員的小麥麵包及葡萄籽包配新鮮葡萄, 各適其色。 陳氏夫婦剛巧抵達便急忙對配芳說劉教練他們找她, 著她通知他們, 但配芳用她一貫不慌不忙的態度說此芳不同彼芳。

劉太雖在一旁靜靜地享用十元豆腐花, 但想必不時向山上遙望「因電話的接收不太好」,故突然看到一個小黃點便瞬即取出相機作望遠鏡, 用變焦距看, 但太小看不清楚, 唯有再耐心等待吧。 不多久劉教練一行四人終於和我們會合了, 譚學員他們娓娓道來事情經過, 謎團旋即解開。 原來他們本是同飛也似的學員先行開步, 但十多分鐘後想等後上的那批學員, 但當時他們覺得人太多便閃在一旁, 看不見後上的我們, 便一直在等, 瑞芳學員不斷地吟詩, 徐徐地渡過了45分鐘後就是前述的電話情節了。     劉教練一到來便施展其快速吃米粉絕技,「一口等於別人一小碗」; 仇學員卻施展其推銷絕技, 邀請讒嘴的我們試吃薑米炒飯,旋即只餘下半碟。  瑞芳也不敢示弱, 一坐下便是一盒連包裝紙也沒有拆的Royce餅作甜點, 再來是新鮮桃。 但當林教練取出他的ipad時, 大家異口同聲地說《不愧是年青人呀! 》     大家被太多東西吸引,無暇欣賞別人滑浪。不知「hea」了多久後才捨得「起錨」,趁此黃金機會來一張大合照。 大家只是不斷說找後面的人幫忙怕照,卻只說不做。  殊不料一名女外藉人仕竟然收到我們的呼喚,自動請纓地幫我們拍大合照。 這次大家小心翼翼地點齊人數才出發。  又是不斷地上斜了,要加油呀! 我們自行分成「慢線」右邊,「快線」左邊。 在此山高處點是一分叉路往「陡峭」的蚺蛇尖,但大家  情願早早歸家也不願往那個方向走。 稍事休息後,當然又是不斷的下斜了。  到達赤徑後,仇學員的電話又嚮起了,哈,又走失了?

原來不知怎樣地劉氏伉儷及瑞芳學員又沒有和大隊走,大家唯有相約在碼頭見吧。  到碼頭後恃人多和船家討價還價,船家派出一大一小艇接載我們,愛剌激的學員紛說要坐剌激的小艇「俗稱大飛」,坐大艇的穩陣派笑剌激派似偷渡客,又笑他們的艇慢。 本想尋求剌激的學員看著大艇有半隻艇在水上漂,紛覺他們的小艇亳不剌激!

其實很多學員以前也走過這段路,紛紛懷緬一番,訴說當年如此辛苦,想不到今次如此休間及舒適。  而且沿「麥理浩徑第二段」已全鋪了石屎路,亳不剌激,可說行山鞋也可以不用穿。 而且不論政府的或是士多的洗手間也十分清潔,沿路也是露營的熱門地點,與各學員「當年」到來的感覺也相差甚遠。     去程時,大家一如以往地興奮地聊天。回程時,大家亦一如以往地呼呼大睡,靜悄悄地回到各自的目的地。  任學員這天應該是特別開心的,因她望穿秋水,在外讀書的愛兒,一年一度回港探親也遇上我們的旅行,可以陪伴她左右。

下次不知那位學員會帶我們再遊香港呢?

Tagged with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