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日              文:  渭汶                 圖:  眾人

炎炎夏日令大夥身兒卻步於郊遊活動,甚是鬱悶。故一踏入九月份,仇學員與應師傅都心有靈犀,不約而同地建議了兩個秋冬活動,分別是十月一日遠足行和十二月的米埔觀鳥活動。有了上次行釣魚翁的經驗,仇學員擬定了兩條行山路線,而大夥兒選擇了較平坦但路程較長的十公里衞奕信徑第十段(八仙嶺至南涌)挑戰自己!

劉教練瞬即設立whatsapp群組聯絡各人(共40多人),最後約20多人可出席,應師傅旋即訂旅遊巴接送及提點大家當日的裝備。

十月一日,蕭氏一家四口懷着極興奮的心情一早抵達港大,另外仇學員、應師傅、容氏一家三口、馮氏夫婦、關氏夫婦也準時到達,年青人Joyce卻遲了十分鐘,驅車直往南昌站接九龍區的劉教練夫婦、林氏夫婦、輝及Liz、筆者等共22人乘專車前往大美督,約四十分鐘車程便到埗。

第一景點是洗手間及士多,之後遇上已跑完國慶長跑的健兒707號為我們拍開步大合照,而另一長跑健兒是應師傅的舊同事,閒聊數句,終於在9:40分開步行。

瞬間便抵達八仙嶺自然教育徑入口,接著是一望無際的上山路段,很快便見到春風亭昂然立在眼前,此亭是紀念當年八仙嶺山火中為拯救學生而捨身的兩位中學教師而建的。而亭前的兩棵羅漢松是象徵他們無私地為學生的崇高教育精神。

2015-10-01_1

沿路雖有很多本土植物,但無蔽陰或休憩處,眾人不需多久便已大汗淋漓。可惜天色濛濛,映入眼簾的疊疊山巒及波平如鏡的船灣淡水湖景色略帶朦朧,肉眼看見的倒影卻未能拍下。行到八仙嶺上山路段的入口處,我們請了將要上山的兩位女遊人為我們拍合照後,再往前行便是水庫背倚重巒疊的景致。此時,林生大叫,以為會有迴音,換來團員大叫“嚇死人咩”的回音吧了!最終大伙隨勢而分成兩隊,急先鋒隊包括大部份隊員,馬不停蹄般往前走,很快便不見了踪影,於分叉路位選擇不繞入南涌而是直往鹿頸午餐後作兩小時休息,他們共行了四個多小時。而悠悠行隊因慢行,中途多次休息及吃午餐拍照等,故當急先鋒隊到鹿頸時,只到達那個分叉路位,因離集合時間尚自充裕,故決定按原定計劃繞道南涌,完成第十段,再到鹿頸下午茶,共走了六小時,對氣血兩虛及受腰背傷困擾的筆者來說是難以想像可以完成此壯舉!

下山路途平坦,更有參天古木和小溪,故空氣特別清新濕潤,大有心曠神怡之感,而樹聲婆娑,流水潺潺及林鳥啾啾共鳴,環境異常憩美。惜路徑長滿青苔,異常濕滑,需要步步為營。

壓尾的悠閒組沿途亦細看古村落遺址,按路過的郊遊人仕說這些村落已荒廢了四十多年。經過的第一條村是橫山腳下村,我們只看見破屋殘垣,古木蔽天,但細心觀察,發現有不少古村大宅的護土石牆及門框,而且建屋用的是上好的石材,腳下的石排石也是以前客家村民鋪砌而成,但因這裏較潮濕,故長了很多青苔,很是濕滑。我們沒有看到樹叢中的古老石米磨或溪旁的田圃,只是享受著小溪的淙淙流水聲陪伴我們同行。

2015-10-01_2

再前一段路是被有一個人那麼高而茂密的灌木覆蓋的,需要花小小氣力撥開它們而前行。不久後發現有陳氏宗祠的遺址,不知是否已抵橫山腳上村。一直前行也是頗濕滑的石徑,我們找不著七十橋村的石牌,但知道這四條村連繫的這一段古道稱為「橫七古道」。沿途看到山稔、地稔、毛稔、野牡丹、宮粉羊蹄甲等,而仇學員被寧靜的環境及鳥聲吸引,不僅停步細聽,還錄了音。

應師傅自家製蓮子百合元肉甜湯在上山路段用於解渴充餓而沿路欠缺明顯的休息野餐地,故只可在可坐下的地方作較長的休息及午饍,亦是自家製(忘了下油鹽糖的)菜心排骨飯便當,補充體力再行挑戰餘下路段,完成這段優雅但濕滑的橫七古道後便是分叉路位,我們悠悠四人組轉入往南涌段不久便抵尤德亭,在那與馮氏夫婦會合,變了南涌六人小組。大家心情異常興奮,除了可稍事休息回氣外,在此亦可飽覽山下南涌與鹿頸的田畿魚塘,及遠眺沙頭角海和深圳梧桐山。

IMG_6165

但仇學員說之後路段,他沒有走過,所以應師傅及他便細心看地圖,仇學員也用指南針定位,因六人小組的女士們也頗有疲態,不想走錯路,浪費體力。但拾級而下不久又是令人興奮的景致,屏南石澗及橋山橋,橋之命名是紀念昔日四村中的橋山小學,橋下澗面遼濶,洗滌疲累的我們。很快便完成衞奕信徑第十段,是在一個長長的幽谷中,潺潺水聲,晴空萬里。但我們還要繼續沿馬路往前走才可到達南涌的各條村落,例如楊屋村等及公厠。由於這裏的魚塘是私人擁有,故不能如仇學員願橫過魚塘抄小路到鹿頸,只可乖乖沿馬路走,但南涌到鹿頸一段馬路的左邊全是紅樹林,如筆者沒看錯應是水筆仔(秋茄)及其他品種,而且已發現有不少鷺鳥,應該是大白鷺,因為海中有一小島名為鴉州,是享有鷺鳥天堂之美喻的!

最後的路段雖則沿大馬路走,但卻是怡然的,因可飽覽延綿的紅樹林,河中小島鴉州,及大白鷺們在水中覓食或休息的景緻。

到達鹿頸已是3:40了,我們共行了六小時!與大夥會合當然是奬勵自己 — 下午茶時間,而馮氏夫婦很客氣地請我們南涌小組的成員呢!

臨走前大夥在鹿頸也拍一張大合照,大家齊齊整整、精神奕奕,而一上小巴回程,大家即讚口不絶,一來有爽爽的冷氣,二來不用在鹿頸排很長龍等很久的小巴,不少人更酣睡至下車。

 

感恩應師傅帶備豐富糧餉,仇師兄幫忙背水拍照,有充裕時間慢行及休息,使筆者可心用兩枝超輕行山杖如滑雪般慢行,才可勉強完成此壯舉!但也是十分辛苦及有點怕怕,望身體可繼續好轉不會太差,可繼續有機會享受行山樂,即便一小時也可好好地感受大自然對我們的厚愛,洗滌城市的煩囂。

最後也是感謝仇學員擬定路線,應師傅訂旅遊巴及劉教練的行政與各學員的參予及盡興而歸。正期待12月之米埔行!

P.S.  水晶梨不足夠補充能量,要火腿蛋三文治。

 

參考書籍

梁永健、陳曉霞、楊松穎等著(2007)生態悠悠行,綠色香港(二)香港:花千樹

吳振楊、李以強、鄧國章等著(2010)地質遊學放大鏡,香港自然地理叢書(5)、香港:香港自然探索學會及香港生態旅遊專業培訓中心

陳嘉麗(2006)香港行山通(2)香港:郊野公園之友會,香港童軍總會及天地圖書

 

No tags for this post.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