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日              文:  渭汶                 圖:Albert & Funfong

上次本會安排米埔團已是十五年前了(2010 元旦),有多少學員兩次也有參加呢?時間尚早而米埔紀念品正逢聖誕特價85折,又是盡情購物的時候,計有公仔、拖鞋、毛巾、洗護髮露、洗手液等。     DSC_0508

我們分成A、B組相繼會合導賞員及出發,各學員異常勤奮,細心聽米埔介紹及如何用望遠鏡之餘,亦積極答問,互動情況良好。例如為何雀鳥遷徙是因為凍還是怕熱呢?不是怕凍,因它有羽毛,我們羽絨衣的概念是源於雀鳥,但它們不可除下「外衣」,所以十分怕熱,在夏天時一定要飛離南方而回歸北方,但冬天因北方(例如西伯利亞)沒有糧食才長途跋涉飛到南方,而有些雀鳥會在中途停下補給,例如經過香港那些過境鳥,但曾有紀錄有一隻雀鳥不停地由日本飛往新西蘭,到步時瘦到只剩皮包骨。候鳥喜歡到米埔作中途站,因有很多魚塘、泥灘、紅樹林,而且也有很多樹的果子,不論食素還是食葷的雀鳥也能有足夠的糧食,絶對是雀鳥天堂。另外還有為什麼米埔叫濕地,我們家中浴室是否「濕地」?湖是否「濕地」?泥灘最常見的生物是什麼?

未開步已增長了不少知識!

終於出發了,為練習用望遠鏡,先看一隻普通的頸上有斑點的常見鳥,筆者爸爸卻突然對筆者說當年他偷渡的位置原來正在此處,就是對面的鐵絲網行過來的,原來他以前到過米埔,卻是第一次來此作觀鳥活動。舊地重遊,但境況截然不同。

在魚塘的電線桿上見到一黑一白的鳥兒,原來白色那隻是白鷺,這隻鳥腳是黑色的,嘴是黃色的是大白鷺。如相反的便是小白鷺,它們是「留鳥」,即在港居住,可在香港常見。而黑鳥其實眼及嘴也有黃色羽毛的是鸕鶿,是那些被漁夫用繩捆著頸,吃到魚也要吐出來的可憐的鳥。IMG-20151207-WA0009在香港冬天有一萬多隻左右,故很多樹上都佈滿了它們,而導賞員還打趣地說,在米埔可過白色聖誕的,因為樹上全是這些鸕鶿白色的排泌物,可想而知數量之龐大。米埔保護區隔鄰便是私人魚塘,私人魚塘主人不愛雀鳥,米埔要與他們溝通,他們在魚塘上方安放很多繩,縱橫交錯,便可有效阻止鳥兒在魚塘覓食,不用開槍嚇跑它們。另外每年秋冬季會輪著乾塘,因魚類排泌物令塘泥有太多痰氣(nitrogen gas),變了有毒,那時就會歡迎鳥來吃在塘底上的死魚,所以有大批白鷺在乾塘中或附近電線桿上。

不久要到漁護署登記,導賞員著我們嗅一下地上枯葉,味道十分清香,有說像薰衣草,原來是白花油的其中一樣配料,它亦是常見的白千層,因40年代打仗時,日軍砍伐了山上大量樹木,光復後政府要盡快綠化,故引入此袋鼠故鄉(澳洲)易適應環境及生長速度快的樹木遍植香港路旁及郊外。最享負盛名的是城門水塘那兩排白千層路徑,本港有特式的小路徑之一。旋即已見數隻大鳥在水中,原來是蒼鷺,灰色的,因為太大隻,所以不會輕易飛,會企很久看清形勢,所以以前曾有人問他們是不是假的。導賞員說曾試過等它們飛,等了一個多小時。

接著在基圍附近見到很多水鴨,學員們已不絶地說燉水鴨滋陰,吃魚塘的烏頭魚及基圍蝦。看來為食學員的保育意識不及食慾強。導賞員順勢介紹基圍蝦養殖及捕捉方法,風趣地說在11月份月黑風高(即漲潮)晚上開閘,蝦毛會順流入了基圍,吃基圍內有機食物,而約於4月份的另一個月黑風高(即退潮)日放網於閘前及開閘,便可捕獲肥大的基圍蝦,如參加「基圍」導賞的團友可分享那些捕獲的蝦,仇學員即時說他第一個報名參加。

導賞員Markus說在大自然中男性主動吸引異性交配的,所以男性的雀鳥特別漂亮,讓我們找在水鴨群中特別漂亮的一隻,那便是雄性,原來是頸有白色的那隻。P1020937

接著他介紹了類紅樹海忙果淒美的故事,就是它可以生長在海水中/陸地上,所以它叫類紅樹,不是真正的。但它如何排走鹽份呢?Markus著我們看它的葉除了似杧果外還有什麼特別,就是每一組葉中其中一塊葉是紅色的,表示它會將所有鹽份迫到那片葉子上,即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但此植物有毒。

在漁塘旁也有桑樹,因其除了是蠶寶寶至愛外,對魚塘也有十分多的好處,筆者爸爸突然想起,怪不得順德有「桑基魚塘」的叫法,有恍然大悟之感。

到了三層觀鳥屋,大家異常雀躍,不但有很多鳥,而且還有十一隻珍禽–黑臉琵鷺,全世界只有2000多隻在南北韓中間的軍事區內生活,冬天時有400多隻在米埔生活,是重點保護的鳥類,也是米埔能成為世界公認的拉姆薩爾濕地的原因之一。它們的嘴是長肩狀,像一隻匙羹,覓食時身體是左右擺動的,而大白鷺嘴是窄的,覓食時身體是上下擺動的,因兩種鳥也是白身黑嘴,以覓食姿勢便較易辨認它們。

P1020939IMG-20151207-WA0006

另外亦看到鷸蚌相爭,漁人得利的成語故事主人翁。分別見到三種,分別是反咀鷸、紅腳鷸及青腳鷸。同時在丫叉兩旁分別站了白腹翠鳥(異常漂亮,因其色彩繽紛,但十分細的,在左旁)及魚鷹(鶚科, 十分大型,而且目不轉精的,在右旁)。

接著到教育中心稍事休息,並了解保育區會有大網捉雀鳥給它們在腳上繫標籤,Markus曾有同事在韓國旅行時重遇自己親手為其標籤之鳥。

來到水池旁,Markus問大家見到的是蓮花還是荷花,答案參半,但都是錯的,有蓮子、蓮蓬的那種又叫蓮花及荷花(Lotus),面對的叫睡蓮(Water Lily),因為其晚上會閉開合的,好像睡著了一般,還要大家一邊走橋,一邊找三種顏色,大眾不負所望在眾多粉紅色中找到紫色及香檳色。接著是蘆葦叢,是全香港及廣東省最大片的,很多雀鳥喜歡在其中棲息,例如Markus叫我們靜聽,聽到貓叫聲,是那種扮貓叫的雀鳥,另廿四味涼茶中其中一味蘆根便是蘆葦的根,並且蘆葦叢有淨水作用,十分有用。而且它只在水中生長。在山上發現類似的植物是芒草吧了。IMG-20151207-WA0016

那紅樹林的樹是綠色,(1)為什麼叫紅樹林呢?(2)它們又如何排鹽份及(3)繁殖呢?(4)是否全是樹林呢?(5)人類是否喜歡它繁殖呢?

  • 主要是樹幹紅色的。
  • 有些葉上有排鹽口,葉子上的水是鹹的。’
  • 是自己生自己的果及果是長條狀,而且下身較重,可直插入泥中,入泥後即可生葉如水筆仔,又名秋茄。
  • 不是如老鼠簕便不是樹木。
  • 不喜歡,怕它生滿后海灣,縮窄了它。

行程進入尾聲,Markus還要考大家,大家問答中是否有奬,但Markus打趣地說答錯要行多一次。只是指出其中四種見過的鳥兒。大夥踴躍答多過四種了。另Markus亦推介還有米埔夜行螢火蟲團呢。

註:以上只是B團的見聞,不知A團情況如何。

最後當然少不免多謝Markus風趣及生活化的講解、應師傅悉心細意安排、劉教練建立群組、學員及各人分享精彩照片及各人踴躍支持及參予。其待下次的旅程。

No tags for this post.
%d bloggers like this: